栏目导航
news and information

联系我们
contact

地址:甘肃省兰州市金城关风情区二台阁

电话:0931-7895010

首页 >>

评秦腔现代戏《陕北往事》

发布日期:2021-6-17   来源:   点击次数:92

 

来源:光明网  作者:肖美鹿

 

秦腔现代戏《陕北往事》剧照

 

  日前,来自北京和西北五省区的戏剧界专家与西安观众一起欣赏了秦腔现代戏《陕北往事》。演出结束后,观众拥向台前呼喊着他们所熟悉和热爱的艺术家的名字,久久不愿离去。在整个演出过程中,笔者也被深深吸引和打动。这部戏是西安演艺集团三意社原创演出并被选拔参加由文旅部与陕西省政府主办的“2021秦腔优秀剧目会演”,实践证明它的确是一部“值得一看、不虚此行”的好戏。

 

  观众进入剧场,抬眼望去便看到整个舞台似一幅巨大的油画,远近山峁上的窑洞、小小窗口透岀的点点麻油灯光……仿佛让人一下子置身于那个特殊的年代。《陕北往事》讲述了一个非常感人的故事,它发生在1931到1949年间的陕北农村,女主人公马茹子的丈夫、真心相爱的汉子石大壮,还有她的儿子虎娃在长达18年的时间里先后为革命牺牲,剧中有普通农民的爱情、期冀与渴望,有他们的质朴善良,也有他们的误会与哀伤,还有他们为了前方将士打胜仗而忍痛割青苗——即尚未成熟的庄稼时的悲壮……若说剧情始终在拨动观众的心弦,那可真是一浪接着一浪。该剧的编剧是党小黄。几十年来,他创作的剧本在秦腔界几乎已经成为“成功”的代名词,其作品的结构设置、人物塑造、笔墨文釆无一不佳,尤其是他对大西北风土人情和对秦腔艺术深入骨髓的了解,使他的剧本蕴含着浓浓的地域特色以及那片土地上独有的文化属性。仅以《陕北往事》而言,全剧6场就是一首长诗,一首叙事中有抒情的长诗。举凡能唱,就不道白。主要人物交流均以对唱完成,必须说话时语言也极为洗炼干净,没有一个多余的字。在选择与运用陕北民歌及方言中一些富有代表性又明白易懂的风趣语汇时,党小黄更显示出了他的深厚功底,似乎随手拈来却又那么贴切自然,“腊月里的炉火三月里的风,热心肠点亮麻油灯”“阳洼洼的核桃背洼洼的枣,妹盼甘霖谁知道”“红豆角角熬南瓜,死死活活在一搭”……这些语言,全都是党小黄在生活基础之上的再创造,可谓大俗中的大雅。

 

  戏曲戏曲,“曲”是戏的半壁江山。中国戏曲有340余个地方戏曲剧种,分辨它们之间区别与差异的一个重要标志就是不同地方那鲜明独特、不可替代的音乐特性,以及那总体音乐框架即作曲之下的配器、演奏与演唱,它们共同构成了一个剧种的风貌和风格。《陕北往事》的作曲郭全民是秦腔音乐界广有影响也广受尊敬的一位大家,他作曲的突出特点是大气而轻盈、流畅而舒展。《陕北往事》的唱词明明是信天游民歌的架构与格式,但无论领唱、伴唱、合唱还是剧中人物的唱腔,一开口便是地道正宗的秦腔。然而,在让人耳热心酸之际,你又分明能感受到信天游的音乐元素,二者真是结合得巧妙之极。这是了不起的功夫!

 

  如果说优美的听觉享受能使观众安静地细细品味,那么,舞台呈现便是吸引观众愿意往下看的直接原因。这部戏的色彩基调是:黄、蓝、绿、红。茹子家和大壮家的院子、窑洞内外、山坡之上与两山之间,皆为陕北黄土高原的特色,厚重而拙朴、深沉而庄严;延水河畔茹子洗衣、与大壮第一次互诉衷肠,是在一片素雅而深藏底蕴的蓝色当中,看上去让人十分舒畅;茹子与乡亲们集合在庄稼地前时,他们身后是层层绿色,那么鲜嫩、那么激情四射地张扬着生命的活力;而当茹子和全村人痛下决心开镰割青苗时,一排又一排绿色渐变成了滴血似的红色,庄稼在流血!石爷爷一句喊“土地爷呀,为了穷苦百姓,为了天下太平,我们要割青苗了,得罪你老了!”让人感觉到这些最纯朴的农民,他们的心在流血……这些色彩已经与剧情有机结合在一起,无声却有力地传达着导演和舞美设计的匠心独运。舞台调度充满强烈的对比,队伍开拔、激烈战斗、民众支前、痛割青苗等人物众多的宏大场面与茹子一人独坐窗前、河边洗衣、二人对唱、隔山成亲等舒缓柔和的场景铺排得当,张弛有度,使整个剧场自始至终沉浸在热烈而温润的艺术氛围中。

 

  有着100多年历史的三意社,演岀阵容很是强大。《陕北往事》中男女主人公的饰演者都是中国戏剧梅花奖获得者,驾驭舞台的能力自不必说。此外,饰演苏小雅、石爷爷、虎娃的演员个个出彩,就连一句台词都没有的哑巴也给人留下深刻印象。而且在演出过程中,合唱队引起了观众极大的兴趣。只见他们站立于舞台一侧的二楼上,完全呈现在观众视野中,领唱、合唱的声音都十分悦耳,一张口便引起掌声阵阵,更有一种拉近了距离的亲切感。一部表现红色革命题材的戏曲,就这样在充满诗意的审美流程中完成了它的讲述。陕北,那片为中国革命作出过伟大贡献的土地,那些付出过巨大牺牲的人们,那些老辈的老辈们曾在星光下一次次念叨的名字……那些往事啊,它们都在剧中有着魅力无穷的定格,这就是秦腔现代戏《陕北往事》,让我们记住它。

 

(作者系国家一级编剧、戏剧评论家)

 

 

 

版权所有 兰州金城关文化博览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