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news and information

联系我们
contact

地址:甘肃省兰州市金城关风情区二台阁

电话:0931-7895010

首页 >>

甘肃“郗派秦腔”继承的如何?她主演的《逃国》给出了答案

发布日期:2019-4-16   来源:   点击次数:5

 

来源:秦声戏语  作者:王学秀

 

  孔桂玲为原甘肃省秦剧团演员,1963年出生于兰州。她主演的秦腔《逃国》,受到戏迷的高度赞扬与肯定。《逃国》是一出鞭子须生戏,挎剑背鞭扎板带,挂须高靴持马鞭,“马上”动作极为复杂,加之唱腔迭出,做打并重,一般男演员扮演也甚感吃力。而女须生孔桂玲,演得却得心应手,功夫到家。其特点是:唱念自如,做打稳健,感情激越,气势雄浑。一出场,她唱的那段“我不敢高声哭暗把泪掉,伍子胥在马上思念先朝”的〔苦音慢板〕,采用了紧开口喷起和傲音子猛拔高甩腔的唱法,显汰无形之内蕴、掇有形之外露的神妙。

 

孔桂玲《逃国》剧照

 

  柔中寓刚,悲中藏怨,由痛责荒淫无道的殷纣王联想到效尤秽乱的楚平王,有力地宣泄了伍员唾骂平王使其全家遭受杀身大祸的满腔忧愤和“杀也不敢杀、战也不敢战、该向哪里脱逃”的惊恐心怀。同时,又将伍员那气吞山河,恨不得插翅飞奔他国,火速借兵报仇雪恨的英雄气概表现了出来。接着,孔桂玲在〔带板〕转〔双锤〕、〔带板〕接〔喝场〕、〔尖板嘹子〕等大段多层次板式里,都熟练地掌握了因字提气、借腔换气、鼻脑音共鸣等演唱技巧,唱得和谐流畅,顿挫得当,神完气足,激忿昂扬,把观众带到了特定的戏剧情景之中,给人精神上一种强烈的感染。

 

孔桂玲(右)《别窑》剧照

 

  孔桂玲的表演干净利落,大气稳健。无论是眼神、弹须、面部表情这“上三路”的迎风摆扎,还是腿功、靴子功、鞭子功这“下三路”的动弹亮相;无论是双剑起舞,还是单鞭飞花,都学有根底,演有法度,一招一式尽在严格的规范之中。伍员刚上场的抖马,伴随着〔倒脱靴〕击乐,只见背台转身双目凝视前方的伍员,左手按剑,右手高举,须搭右肩,左脚抬起,呈左上马,慢移绕面,靴底朝外,扎势亮相。其趟马的平眺远瞻做表,在意境美与形式美的高度结合上,生动地展现了一幅“古道西风瘦马”的画图。这时候,乔装改扮的伍员虽以银灰色的檐毡帽按住了齐眉两道,但观众却从这一威武造型中,早已揣摩出这位仓皇出逃人物的大将身份和非凡气度了。这也正是郗派表演讲究装扮和重视人物形象美的艺术魅力。

 

孔桂玲《逃国》剧照

 

  当唱到“耳内里忽听得竹林乱噪”时,孔桂玲表演的“惊马”神态逼真动人。那鞭打楚平王差来追杀的大将武城黑时,钢鞭一抡,四个靠旗应声齐齐落地的特技,更令人称奇叫绝。故《逃国》在甘肃有《打一鞭》的俗称,即源于此。最后“箭穿手心”的表演,美观帅气,雕塑感强。只见伍员一鞭将武城黑打落倒地后,孔桂玲用了个左手持弓,右手按箭,右脚旋包腿,九节钢鞭平担其上,斜睨傲视,念中夹表,足有三分钟纹丝不动、稳如泰山的雕塑造型动作,这如果没有较深的功底是很难做到的。当吟罢“可恼武城黑,无故把爷追;手心穿一箭,晓喻平王贼。父兄若在世,伍爷来保国;父兄若去世,马踏尔楚国”这八句骈语后,遂放箭收势。将伍员“望楚国骂一声平王无道,把昏君犯我手岂肯轻饶”的誓死复仇决心,表现得棱角分明,殊为动人。这种舒展娴熟的演技和英武夺人的古代名将气质,未流露出女态痕迹,对受生理限制的女演员来说,该蕴藏了多少辛勤的汗水啊!

 

孔新晟《逃国》剧照

 

  孔桂玲是著名“郗派”传人孔新晟的女儿,母亲刘兰花系秦腔青衣演员。她从小就经常出入剧场,耳濡目染,仿效学做,慢慢爱上了秦腔艺术。再在深厚家学的基础上,锲而不舍地揣摩钻研,卓然崭露成材。这真是:戏家门弟出英才,桂玲学艺根基深。

  众所周知,学习流派,不像就谈不上继承;太象就会陷于模仿,丧失艺术创造的生命。当然,孔桂玲的艺术成就,并末停留在酷似上,也有根据自身条件的灵活运用和出新。为秦腔“郗派”艺术园地溢香展秀,添枝增色!

 

 

版权所有 兰州金城关文化博览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