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海楼与“兰州古八景”

发布日期:2016-3-31   来源:   点击次数:130

      甘肃省图书馆珍藏着一套甘肃籍画家何海楼(临夏人)创作的《兰山八景》,为何海楼绘画创作中的佳品之一。旧时相传的兰州八景(也有说十景的)究竟始于何时,由谁选定,目前尚未看到确切的记载。对于八景的景致,说法也略有出入,但比较流行的说法是:五泉飞瀑、兰山烟雨、白塔层峦、梨园花光、河楼远眺、古刹晨钟、虹桥春涨、莲池夜月。

 
  五泉飞瀑
 
  皋兰山下有泉五眼,丁冬作响,名曰甘露泉、掬月泉、摸子泉、蒙泉、惠泉。因五泉之名,其山曰五泉山。五泉山有东西两涧,两涧瀑布悬空,清流交错辉映,很是壮观。正如何海楼“龙泉瀑布图”上题诗所云:“苍崖百丈泻飞泉,可是骤龙乍吐涎。误认光明一段锦,回波漩伏瀑珠穿。”另一赏心悦目的人文景观,便是林荫峭壁间的寺宇楼阁。据资料记载,光绪年间,皋兰人士陈注(号敏斋),慷慨捐银七千七百八十八两五钱八分用来修建五泉庙宇。民国八年(1919年)刘尔忻主持修建时,所捐银两如数交付,遂有五泉庙宇之宏观。五泉庙宇的建成,为“五泉飞瀑”景色增添了更多的雅趣,特别是庙宇上的诗词楹联,让观者有神游之感。正如刘尔忻所题一联云:“都来游圣人之门,上观千古;从此发名山间气,后有万年。”泉水清幽,涧水飞溅;亭宇叠立,漫山诗赋楹联。难怪“五泉飞瀑”成为兰州古八景第一。
 
  兰山烟雨
 
   兰山位于城南,为皋兰山之简称。每当朝阳夕辉照耀,辄有岚烟如带,横集于山腰;每遇秋霖夏雨,则淡雨散于天空,浓云锁于山巅,整个山水城郭,尽在烟雾中。此情此景,山间重台复阁,或露其顶,或现其角,云雾在其间缥缈出没,隐隐约约,正所谓“多少楼台烟雨中”,“塞上风云接地阴”。烟雨中若登高一览,定有恍然天宫之美感。如此“海市蜃楼”般的景致,从何海楼的“兰山烟雨图”和其上所题的美丽诗句中,人们感悟到当年兰州城南美丽的山水景色:
 
  山色空濛雨亦奇,浓烟漠漠更相宜;
  峰峦遮处楼台隐,多少芳胜透沃时。
 
  白塔层峦
 
  白塔位于兰州城黄河以北,现存白塔系明景泰年间镇守甘肃的太监刘永成重建,七级八面,高约17米。清康熙五十四年(1715年),巡抚绰奇扩寺增新,起名“慈恩寺”。何海楼绘制的“白塔层峦图”,形象地描绘出了此景的雄伟风姿:层峦簇拥着白塔耸插云霄,其影倒浸黄河中,闪闪烁烁。居高临下,前有兰山为屏,城郭历历在目,下有黄河如带,浮桥似蛇。正如图中题诗所云:“七级浮图出岫巅,风摇铃语个个圆;慈恩寺里炊钟动,惊起寒鸦拍暮天。”
 
   梨苑花光
 
   在明代时,兰州城池的东、西、南三面都是田园,今双城门外至上、下沟一带;上、下西园;禄家巷、周家拐子、靛园寺(即鼓楼巷与中路子之间)一带和今雷坛河口以东、萃英门以西、黄河以南、临夏路以北的这片地方。这里原是一片果圃,其中以梨树最多,所产冬果梨皮细肉脆,香甜多汁,居兰州冬果梨之冠。在龙尾山山腰之北斗宫、上帝庙、酒仙殿等各庙的前楼,名梨花馆。每到暮春梨花怒放之时,只见花光闪烁洁白如玉,间或有碧柳红桃点缀其中,真所谓“梨花万树都成雪,杨柳千丝欲化烟”,满园春色明媚,幽香飘浮,令人赏心悦目。
  何海楼的“梨苑花光图”中逼真地再现了出来,作者并赋诗赞曰:
 
  晴雪团花万朵攒,香生不断曙光寒;
  满川玉误瀛州雨,犹带华林日影看。
 
  图中山脊处绘有的四墩堡,原为乾隆年间为拱卫西关而筑,后为游人登山远眺观景之用。远望如白云落地,近观似玉兰闹春,其风韵之佳丽,为西北所少有。
 
  河楼远眺
 
  河楼指望河楼,按方志记载,计有两处。一在镇远浮桥南端,规模较小,早已无存;一在甘肃省政府中山东园内的旧城北垣上面。省府旧为明肃藩故邸,园为后苑,苑中盖一登高远眺之楼,即通常所说的拂云楼。此处系指后者拂云楼,旧称源远楼。楼北城下为黄河,楼南城下为明肃王府的凝熙园,清代改名为节园。由节园拾级而登,即可到达楼上。楼立城头,高入云表,在此凭栏远眺,八面风光尽收眼底。清光绪年间(1875年~1908年),陕甘总督升允有一副题联:“陇云秦树穷千里;河声岳色共一楼。”对望河楼的妙处做了高度概括。现因城墙拆除,拂云楼也不复存在。乾隆二十九年(1764年)甘肃总督杨应琚称后院为节园,民国十六年(1927年)改为中山东园。登楼向北眺望,白塔耸立,黄河绕城下,铁桥如长蛇,风光无限,如诗如画。何海楼用他那精致的笔墨绘制了下来,并题诗一首:
 
  晚来散步望河楼,两岸风光一览收;
  言念贺兰山下客,忍将壮志付东流。
 
  说到望河楼,不得不提及碧血碑。望河楼上有碑二通,各高七尺,宽四尺。碑文为草书,精透异常,内容一为肃王识(金宏)诗,一为御史吴太恒诗。明崇祯十六年(1643年),李自成派起义军攻陷兰州,肃王妃颜氏、顾氏、嫔田氏、杨氏均触碑而死,此碑因此被世人称为碧血碑。据史志记载,碑阴有血迹各一,大如碗,历久不灭,天阴雨湿,血迹尤显。
 
  古刹晨钟
 
  旧时兰州的寺庙很多,在兰州约有20余座,尤其是五泉山的崇庆寺、白塔山的白塔寺、华林山的华林寺,居高临下,鼎足相望,每到清晨和黄昏,三寺金钟齐鸣,声浪覆盖全城,真所谓“万籁此俱寂,惟闻钟磬声”。清代皋兰进士吴可读的《古刹晨钟》诗,对此做了生动的描写:
 
唤醒人多少,尘飞古刹纵。不知何代寺,时叩晓天钟。
韵逐鸡声远,音催蝶梦浓。敲回残月落,撞罢湿云封。
鸱瓦森无数,狮台上几重。三千惊幻象,百八响从容。
塔院铃声续,城楼鼓角咚。曙光犹隐约,透出马衔峰。
 
但随着历史的变迁,晨钟所剩很少。至民国时期,尚存的有庄严寺、普照寺、嘉福寺、东华观(玄妙观)、白衣寺、崇庆寺、慈恩寺等。古刹晨钟的景观,吴可读有诗云:“唤醒人多少,尘飞古刹纵;不知何代寺,即叩晓天钟。”何海楼绘制的“金山海势图”,只是选取了金山寺这一小景,但从中可以领略到兰州古刹晨钟的宏伟气势。
 
  虹桥春涨
 
  虹桥是对握桥的一种比喻。握桥,又名卧桥,旧址在今西津桥处,东西横跨在雷坛河上,是伸臂木梁桥的代表作品。桥全长27米,净跨度为22.5米,宽约4.6米,高4.85米。桥身计有四层挑梁,每层挑梁由7根纵列的巨木贯栓而成。第五层是横铺在木简支梁上的桥面。桥上建有桥屋,两侧修有卫栏,桥端筑有翼亭,亭上均有题额。东亭前额是“空中鳌背”,阴额是“彩虹”;西亭前额是“天上慈航”,阴额是“新月”。因为纵列的巨木由两岸层层向河心挑出,最后经由,千3间的桥面连接(即“握’’)在一起,所以称为握桥,又因从侧面看去,桥身呈现弓形,犹如新月、彩虹,故又叫虹桥。昔日每逢冬季,雷坛河水便凝固成冰,皑皑如同石蜡,及至春和日暖,冰融水涨,又若银鳞拥涌桥下,向桥上过客报告春讯。
 
春桥春渡观春华,春水春山春景佳;
河涨春桥桥春涨,流沙过客客流沙。
 
这便是对“虹桥春涨”的写意。何海楼在画中题诗写道:
 
卧虹一道压西津,聚影成桥画里真;
三月风光桃浪暖,泛槎谁是武陵人。
 
  美如彩虹的卧桥在袖川门外半里许,横跨阿干河东西两岸。据史料记载,该桥最早建于唐初,后多次被毁重修。最后虹桥春涨一次重修是在光绪三十三年(1907年),这时的桥较以前坚固,具有相当规模。每当严冬之际,桥下积冰成桥,鳞结若白练。到了春和日暖、冰融水涨之时,又如青玉拥桥,桥亦若增。1952年4月兰州市政府为了便利交通,拆除虹桥拓宽西津路。1956年又在握桥旧址上新建钢筋混凝土单孔双线型桥,故称新桥。《桥梁史话》对兰州握桥给予很高的评价,把它称为“伸臂木梁桥的一个代表”。福建厦门集美镇海滨有爱国侨领陈嘉庚出资兴建的一座鳌园,园内亭廊建筑上有无数反映祖国名山盛景的精美石刻浮雕,涉及甘肃的惟一画面,就是握桥。
 
  莲池夜月
 
  莲池,原名莲塘池,又名莲荡池,即今小西湖。这里原是一片天然湖塘,后因池内种有莲花而得名。据《兰州府志》记载,为明初肃王所建。湖面东西长约500米,南北宽约200多米,北傍黄河,四围芦荻,鹭浴鹇浮。莳荷载柳,泛舟汛月,光景清幽,楼台亭榭,修饰巨丽,人们常以杭州西子湖比之。可惜明末毁于兵燹。清初虽几经重建,但屡建屡废。光绪七年(1881年),杨昌濬自浙江移督甘肃后,在湖中新建了来青阁,湖西新建了临池仙馆,湖北新建了螺亭,并在池东建坊,题额“小西湖”。民国十三年(1924年),督军陆洪涛饬其僚属重修,增建了宛在亭、瀛洲亭、钓潍坊、羊裘室、龙王庙等胜境。乡绅名士题联赋诗甚多。其中以杨巨川的楹联写照最为巧妙:
 
数行杨柳,十里烟波,载酒寻诗,不减苏堤韵事;
北塔抽簪,南屏拥翠,浓妆淡抹,依然西子风浪。
 
何海楼在图中亦题诗赞曰:
 
西湖十里好烟波,散作兰波漾一窝;
莲叶田田人对月,分明清影今宵多。
 
  其后小西湖又逐渐荒废。现小西湖公园以“淡妆浓抹总相宜”的秀丽姿容装扮着金城。
  当然,以《兰州八景》作图册而名之,未免有点落套。但以此作为此图册的纲而表现兰州的诸多佳景也有新意。传说南宋画家宋迪,以潇湘景致为内容,创作了多幅作品,其中以潇湘夜雨、洞庭秋月、平沙落雁、江南暮雪、烟寺晚钟、渔村夕照、远浦归帆、山市晴岚8幅最佳,称为“八景图”。大诗人、书画家米芾看后不禁拍案叫绝,浓兴之余,又给每幅画做诗序,大加推崇。米芾还四处奔走集资,在长沙修建了个八景台,将潇湘八景陈列于上。南宋宁宗赵扩观后也对潇湘八景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便御笔丹书八景诗组,使潇湘八景更加声名大振。从此以后,各地评选景致,也往往以“八”为限,诸如燕京八景、羊城八景、洛阳八景、桂林八景等等,真是不胜枚举。兰州既然是神州大地的一个组成部分,自然也难脱羁绊。   《兰州八景》图册高29厘米,横16厘米,纸本设色,整个画面构图严谨,内容丰富,详略互见,层次分明,笔致墨韵,清润明秀,显示了作者深厚的艺术功底。如果作者没有对兰州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都怀有的深厚感情,并作过深入悉心的体察,他就绝然不会将“游目骋怀”、“胸藏丘壑”的兰州胜景描绘得如此真切生动。画家在图册题记中有如下的话:“余素习唐宋以次诸名家山水,资钝末人于室,惟于黄子久先生山水不分昼夜研究,四十余年仅得皮毛,至其神气筋骨烘云托月之法,尚未得万一也。”不难看出,这只是何海楼先生的谦词罢了,否则就不会有杨思、煦园、裴建准、范振绪、张建、贵薰等诸多书画名家为其八景题跋赋诗,盛赞其笔墨技法了。
  旧时的兰州八景,由于这样或那样的原因,不少已经成为人们美好的回忆。与此同时,新的景致又相继展现在人们面前。为此,1984年8月,《兰州报》(后改为《兰州晚报》)编辑部和市园林局联合举办了一次全市性的兰州景致征选命名活动。在群众投票的基础上,经有关方面的专家认真讨论,最后评出了十处最佳景致,并分别敲定了景名。新评出的兰州十景是:栖云耸翠(兴隆山)、兰山烟雨(皋兰山)、五泉飞瀑(五泉山)、白塔层峦(白塔山)、芳洲思雁(雁滩)、丝路金波(滨河路)、天斧沙宫(大沙沟)、红雨流丹(安宁桃园)、花海玫香(苦水玫瑰)和石壁泻珠(吐鲁沟)。新评选的兰州十景,既有自然景观,又有人工景致,既有继承,又有发展,较好地代表了兰州这座高原古城当今的风景特点,体现了与时俱进的时代精神。
 

(责任编辑:王艺晖 邵丽君 宋文博 李静)

版权所有:兰州非物质文化遗产陈列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