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登硬狮子舞

发布日期:2016-3-23   来源:   点击次数:33

 

硬狮子舞表演


中国传统社火中舞狮表演是十分精彩的,舞狮一般都在社火队伍的前面,继春官之后的第一个表演节目。随着铿锵有力的鼓钹声,狮子做出各种表演动作,演绎着狮子高大威猛的情态。在中华传统文化中狮子有辟邪、降福之意,是吉祥的寓意。春节中舞狮,既有节日欢乐的气氛,又有消灾除疫,预报吉祥之意,故各地都有舞狮习俗。

  据传中国原没有狮子,是东汉时期从西亚引进的,西亚有驯狮杂戏,到中国来表演,逐渐被中国人演化为假狮子舞传承起来。永登是古丝绸之路的重镇,是中西文化交流传播之地,至今留有众多古代遗风和西亚习俗,其中永登硬狮子舞就传自古印度,引狮人的服饰、脸谱就带有古印度遗风,至今在民间沿袭着。

  

A、永登“狮子王”

 

  永登硬狮子舞在其他地区是少见的,即使在永登也仅在西部山区的金嘴兰草、中堡何家营以及城关等少数地区保存。据永登县文化馆副馆长祁重泰介绍,原永登社火中的舞狮均为硬狮子。近年来,永登县文化馆将永登硬狮子舞作为珍贵的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积极挖掘申报,使这一濒临失传的流传年代久远的文化奇葩重放光彩。

  2007年永登县政府将硬狮子舞公布为第一批县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同年被兰州市公布为第一批市级保护名录。硬狮子舞的挖掘、传承、制作、组织表演者城关镇农民冯德培,是民俗文化的热心人,他收藏奇石,制作根雕,仿古兵器,精习武术,在2004年兰州市首届农民艺术节上,被市委市政府授予农民艺术家称号。近年来,他深入挖掘、研究硬狮子舞,硬狮子舞一经出场表演,就引起观众的极大兴趣,2007年9月在兰州市第二届农民艺术节上,永登舞狮过街表演,观众如潮,被媒体誉为永登狮子王。2008年春节在兰州金城关春节文化庙会、东方红广场表演,并参加了安宁区举办的《狮王、鼓王大赛》,获得好评。永登硬狮子舞越来越受到社会的好评和青睐,社火中舞狮搬上了文艺舞台,其独特的表演形式和丰富的文化内涵越来越引起民俗专家的关注,对其传承渊源进行探究调查,将会促进这一民间艺术的发扬光大和传承发展。

  

B、狮子舞的活态艺术

 

  据史料记载,狮子的故乡在非洲、南美和西亚,神州大地原没有狮子,汉代班固:《汉书·西域传》记载为公元前122年汉武帝派张骞开通西域后将狮子引入中国,书中有“浦梢、龙文、鱼目、汉血宝马充于黄门,巨象、狮子、猛犬、大雀之群食于外囿。殊方异物,四面之至。”到东汉,民众开始普遍信仰狮子,三国时文献记载,狮子与辟邪的关系,随着佛教的传入,对狮子的信仰更加广泛。祁重泰副馆长告诉记者,传说佛祖释迦牟尼出生时,一手指天,一手指地,作狮子吼云:“天上天下,唯我独尊”,从此狮子被逐渐神化,成为佛法威力的象征。中国佛教中文殊菩萨的坐骑为青狮子。自东汉起,狮子的石塑像不仅成为祠堂、官府的守卫,而且狮子的各种图案装饰被广泛流传于民间百姓中,被赋予吉祥的寓意。狮子舞从东汉流传至今,仍是传统吉庆节日中的代表性节目之一。

  狮子舞经过千百年的发展流传与变化,各地的舞法不尽相同,常见的是两人披假狮皮扮一只大狮(太狮),一人披狮皮表演小狮(少狮),另有一人持绣球、拂尘、蒲扇等,在锣鼓等乐器的伴奏下引狮起舞,表演上一般分“文狮”、“武狮”两大类。文狮重表演,多以翻滚、匍匐、舔毛、戏球等为主,以刻画狮子活泼温驯的神态。武狮重武技,表现狮子勇猛的特点,舞狮者多身强力壮,又擅长武术,因狮子头重几十斤至上百斤(有十斤狮子九斤头之说),并在舞狮中加有使拳、弄棍、舞枪等表演。永登狮子舞有软硬之分,软狮子的动作灵活,以武技为重,而硬狮子表演内涵丰富,寓意深厚,其制作表演、引狮子的服饰、脸谱都很独特,留有古印度驯兽遗风和传统文化意蕴,千百年来一直流传,被称为狮子舞的活态艺术。

  

C、“十斤狮子九斤头”

 

  记者从永登县文化馆了解到,永登硬狮子头多为民间流传下来的,狮子头一般较大,有“十斤狮子九斤头”之说,脑门宽且隆起,天庭饱满,下颌裂开。眼窝深,眼球鼓,鼻根深陷,张嘴时似笑非笑,极具憨态,毛发呈卷曲状。硬狮子体态高大,身躯为木条做成的硬架子,外层铺上毡再织麻染上色。大狮子一般长8尺2寸8分,宽2尺4寸,形象高大、威猛,体现了狮子的威武、悍烈、凶猛、强健等内在气质。引狮子人头戴红帽,上有犀牛角状物矗立,挂红髯,着胡服,脚穿灯笼鞋,手拿绣球,俨然一个西域胡人。引狮人挥舞着绣球,一会藏在身左,一会藏在身右,将狮子引诱做出各种寻找、抢夺绣球的动作,很似西域驯狮人拿幼崽引逗的动作。而狮子表演中引狮人在引逗中又有一定的表演形式,经民间艺人介绍和考证,永登硬狮子舞表演程式主要在八卦图中表演,狮子的各种动作,其间意蕴有天地人的三合,通过狮子在八卦图中的表现达到拜天拜地拜人,以娱天地诸神,赐福人间生民,实现着狮子辟邪、祛灾、降福、图吉的原始信仰与崇拜。

  据永登硬狮子舞的传承人冯德培介绍,其少年时代得老艺人的传授,硬狮子表演为先天八卦图式演艺法,硬狮子入场,先绕场地跑一圈为跑海沿子,然后跑八门,再跑正四门、斜四门。随着鼓、锣、钹铿锵有力的节奏,硬狮子在八卦图中在引狮人的引逗下,做出腾、卧、跃、扑等各种动作,展示狮子威武、凶猛的同时,体现对幼崽的呵护。永登硬狮子流传年代起于何时,无从考证,但永登处在丝绸之路要道上,自古为中西文化交融之地,舞狮之风自然很早。尤其是在东汉时期这里是重要的军事重镇,估计起于东汉。元代西域人来往永登众多,有部分定居永登,其中回民居多,他们将这一艺术再次传承。据有关传承人说,永登城西坪一带的卡撒(回民旧称)玩狮子舞,后被城中汉民吸纳,开始玩耍,并引入社火,这更进一步证明硬狮子舞起源于西域,而永登地处僻壤,一经传承,基本没有多大改善,硬狮子舞在社火中一直流传,直到近几年好多社火队因硬狮子笨拙、沉重,表演比较吃力,才将更换为软狮子,而永登西部地区条件有限,仍然传承着这一古老玩法。

  

D、鲁土司衙门前的巨狮

 

  狮子头的制作比较精细,首先选好模型,再制作,然后在模型上一层布一层纸用胶贴上,大致六层,然后用粘土、石膏粉、胶调和后抹在上面,最后上色。永登城关镇硬狮子舞传承人冯德培不仅在引狮、舞狮方面技艺高超,而且也是位制作狮子头的专家。而他制作狮子头的原形为原立于永登县政府大门的明代狮头。中国著名设计大师兰州市城市设计者、曾任兰州市市长的任震英大师在《永登行》一文中记载:“雄踞于县政府大门两侧的一对不知何代遗下的石雕精美巨大昂首欲跃的石狮,雕塑之精,西北罕见,见了这一对远年的结构,在今天看来好像象征着我们中华的睡狮现在实在是雄立起来了。”任震英大师如此惊叹、赞美,足见其狮雕塑造型之精美,可惜文革中此狮惨遭破坏,不复存在。而冯德培根据照片与兰州市博物馆馆员著名画家李铁雁制作模型,复原了此座狮子的头,作为硬狮子表演中的狮子头。因此他挖掘传承的硬狮子舞一经亮相就引起轰动,再现了传统社火中硬狮子的强健气魄。

  据有关研究人员考证,任震英见过的石狮子原为连城鲁土司在县城鲁府门前的狮子。鲁土司为元裔,蒙古族,自明初至民国统治永登及周边广大地区长达560余年,是甘青地区势力强大的地方土司政权。在连城至今留有气势恢宏的土司衙门,永登还有明朝皇帝敕赐的妙因寺、显教寺、海德寺、感恩寺等,鲁府的狮子自然威武精美。

  

E、原生态表演方式

 

  面临失传危机据祁重泰副馆长介绍,硬狮子一般由两人舞动,舞头人都是身体强健,灵巧、会耍武术的人扮演,一招一式都把狮子的形象表现得酣畅淋漓。记者在永登采访时,当地人告诉我们,旧时永登因处于军事要地和多民族聚居地,行武之人众多,耍狮子的行家也很多,加之硬狮子形体高大,有相当重量,是展示社火队技巧、实力的标志,因此各社火会都要挑选武功高的人引舞狮子,以提升自己的威风。“由于当代崇尚武术之人渐少,而很多舞狮人以花样、技巧、惊险、灵活的动作取娱欢乐,使流传久远的硬狮子舞在永登大地上渐渐消失,现仅存几处仍在活动。但原生态的表演方式正在失传,永登县中堡镇何家营社火为原永登旧式社火的传承分支,保存传统性,其硬狮子舞、太府灯、滚灯、太平鼓舞均为永登旧式表演形式,值得挖掘。金嘴乡兰草村硬狮子舞也是传统性的,但经费困难,好多年没有演过了,传承人逐渐消失。冯德培自己挖掘整理研究、制作了硬狮子,再现了古老的硬狮子舞,为永登地区这一民间艺术奇葩的保护传承做出了贡献。”祁重泰说。

  永登硬狮子舞以久远的传承历史,高大威武的形象,独特深涵的表演形式而被世人称奇。祁重泰副馆长介绍,永登硬狮子舞有别于其他舞狮的特征是“形体高大威武,表演内涵丰富,传承历史久远,同时给传统社火赋予神力灵气,是一种独特稀有的地方文化,也是中西文化融合的产物。”关于硬狮子舞的文化价值,祁重泰认为,它是中西文化通过丝绸之路传播交流的历史见证实物,对研究丝路文化,西亚文化具有重要价值,同时也是西部神兽崇拜的实物,对研究西部地区神 崇拜民俗信仰具有一定价值。“它是植根于民间的优秀表演节目,是中华武术,传统工艺制作,八卦图演绎的活态再现,极具传承价值。永登硬狮子舞传承过程的传统性和传承历史久远性,对研究永登地区人口流动、社会变迁具有重要的参考佐证和价值。”

版权所有:兰州非物质文化遗产陈列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