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联系我们

金城关文化博览园

电话:0931-7895010

E-Mail:lzjcgwhbly@163.com

地址:兰州市北滨河路450号

文章内容

黄河陶王原是婴儿瓮棺

发布日期:2016-3-3

来源: 西海都市报  作者:王十梅

 

     在青海省博物馆“江河源文明·青海历史文物展”展馆中,有一件馆藏珍品,它是青海省辛店文化的代表器物之一,在众多的青海历史文物展品中,它硕大的体形格外引人注目。它就是青海省迄今为止出土体形最大的彩陶器——鹿纹彩陶瓮。
    这件鹿纹彩陶瓮的发现地在今海东市乐都区洪水镇双二村,青海省博物馆副馆长王国道先生参与了那次发掘。
    1991年的深秋,湟水流域秋收刚刚结束,青海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的工作人员达到了双二村。王国道回忆了当时大家看到的情景:双二东坪是湟水 南岸的一个黄土台地。台地因自然冲蚀,形成了前后两部分,南部称前坪,北部称后坪。这里分布着马厂文化遗址和辛店文化遗址。上世纪70年代,因为大搞农田 基本建设活动,双二村将河水引上台地,并对台地进行了全面整修,取高垫低,平整土地,所以位于后坪的辛店文化墓地被挖得七零八落,几乎被破坏殆尽。
    “当时,整个遗址面积约有30万平方米,在如此大的范围内,对破坏如此严重的遗址组织挖掘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王国道说。在一个多月的时 间里,青海考古研究所的考古人员们细细筛选,仔细甄别。就在大家快要失望的时候,鹿纹彩陶瓮出现在了人们的眼前。它以垂直状深埋在土层深处,瓮口盖着一大 块陶片。


    彩陶瓮内现婴儿骸骨


    经过测量,鹿纹彩陶瓮高73厘米,口径32厘米。当考古人员打开覆盖在鹿纹彩陶瓮上面的陶片时发现,陶瓮里是一具婴儿的骸骨。原来鹿纹彩陶瓮其实是一具瓮棺。
    瓮棺葬是古代墓葬形式之一,古老的先民常以瓮、盆、罐等陶器作为葬具,用来埋葬夭折的生命的,个别成人也有用瓮棺的,一般用两件或三件较大 的陶器扣合在一起。瓮棺葬多数埋在居住区内房屋附近或室内居住地地下。瓮棺作为一种特殊的葬具,它的使用从新石器时代早期,一直延续到新石器时代的晚期。 它的出现与后期的石棺、木棺具有共同的信仰和观念,即灵魂不灭。
    据了解,在我省化隆回族自治县卡约文化墓地、海南藏族自治州同德县宗日文化墓地,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的诺木洪文化塔里他里哈遗址等都曾发 现过瓮棺。经过研究,考古学家认为,这个孩子是自然死亡的,古老的先民之所以将孩子埋在身边,是因为孩子的父母不愿意让夭折的孩子离开自己太远,也担心会 有一些野兽伤害到孩子的尸体。
    面对体形巨大的彩陶瓮,许多人不免疑惑。与我省出土的其他地方的瓮棺相比,为什么这件鹿纹彩陶瓮的体形会如此硕大,它究竟是生活用品被临时 拿来做瓮棺,还是为了埋葬孩子专门制作的?青海省考古研究所资料室主任乔虹女士也参与了那次考古,她推测说:“这个孩子可能拥有不一样的身份,也许他是部 落族长、军事首领或是祭祀人员的孩子。至于瓮棺到底是日常用品还是为埋葬婴儿专门烧制的,还需要再作深入的研究。”


    鹿立瓮颈,极具神韵


    作为我省辛店文化的代表器物之一,鹿纹彩陶瓮不仅拥有硕大的器形,还有着美丽的造型与纹饰。就造型而言,鹿纹彩陶瓮端庄大气,细节部分刻画得栩栩如生。就纹饰而言,鹿纹彩陶瓮上的纹饰更是造型生动。
    王国道说:“辛店文化陶器之地比较粗糙,彩陶制作相对精细。制作者先在陶坯上先施一层白色陶衣(烧成后有的呈青白色),再进行彩绘。鹿纹彩 陶瓮胎壁厚重,通体施白陶衣,口部为黑彩宽带纹路和回纹,腹部还绘有许多具有辛店文化典型特点的纹饰。整件陶器上最为醒目的是两只用黑彩描绘的站立的鹿。 它们头部略微昂起,做嘶鸣状,虽然只有寥寥几笔,但是它们看起来神采奕奕,健壮的身躯和修长的双腿都显得逼真、生动。创作者用静态的展现了动态美。”鹿是 原始人最早的狩猎动物之一,鹿纹彩陶瓮上的鹿的形象,充满了浓厚的生活气息。
    因为鹿纹彩陶瓮器形硕大,又是青海出土的体形最大的彩陶,陶身上鹿的身体比例准确,神态写实生动,纹饰简练流畅,笔触极具神韵。上世纪90年代,国家文物局专家到青海做文物鉴定,让它有了黄河陶王的美称。


    瓮身“S”和“Z”是什么密码


    在鹿纹彩陶瓮上,除了生动的鹿形纹饰之外,还有许多辛店文化特有的纹饰,如禾苗纹、折线纹、钩形纹等,它们宛如古老先民的生命信息,等待着人们去解读。
    在鹿纹彩陶瓮的腹部,是只有两片叶子的禾苗纹。禾苗纹的下端有许多“S”形的钩形纹,围绕在鹿纹彩陶瓮的周身,再往下是“Z”形的折线纹,这些奇怪的纹饰,留给了人们许多想象的空间。
    乔虹介绍,辛店文化主要聚集在甘青两省,约在距今3400年至2800年以前,以瑞典考古学家安特生在甘肃临洮县辛甸首次发现而命名。辛店 文化与中原的商周文化同处于一个时期。辛店文化时期,人们的经济生活以农业为主。从将瓮棺埋在自己的居住地的丧葬方式也能看出,当时的人们已经开始了定居 的农耕生活。但是,当年河湟地区的畜牧业仍然占有极大的地位,这些都能从鹿纹彩陶瓮上的纹饰中得到佐证。因为鹿是原始先民最早的狩猎动物。而形状似禾苗的 禾苗纹,又与人们的农业生产有关。至于“Z”形的折线纹,有人猜测这些折线纹代表着涓涓细流或是蜿蜒山峰。
    有专家认为,彩陶纹饰是文字绘画的萌芽。“鹿纹彩陶瓮以及其他出土彩陶上面的每一个纹饰,为研究我国原始文字起源增添了新的实物资料。”王国道说。这一个个神秘难测的符号,向我们传递着几千年前远古先民的种种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