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内容

“麒麟”兴鲁:鲁土司家族清代中兴的秘密

发布日期:2017-3-13

 

 

 

来源:兰州晨报    

 

  

 

  讲述人:顾鸿亮,甘肃作家协会会员,甘肃黄河文化研究会会员永登县政协文史委主任

 

  鲁土司衙门大堂

 

  鲁土司衙门牌坊

 

  清代名将岳钟琪

 

一个600年传承的家族,必定有诸多不为人知的故事,细究那些看似神秘的故事,往往能给人一种启迪。

 

兰州永登鲁土司家族,在明末时遭遇过一次重大挫折,结果他们却在逆境中奋起,重振家声,避开了“君子之泽五世而斩”的家族传承现象。

 

鲁土司是明清时期甘肃境内比较大的土司体系。他们的祖先脱欢,在明洪武年间被安置在今天的永登连城地区,后脱欢的儿子被授予甘肃庄浪卫连城土司。此后,历代土司居住在连城——鲁土司衙门。鲁土司一系共传19世,22任土司,前后延续时间长达600年。

 

实际上,自宋代以来,甘肃境内安置了数十家土司,可是,真正能绵延不绝的,却非常稀少。那么,鲁土司为何能延续600年之久呢?

 

今天,就让我们聆听顾鸿亮讲述的故事。

 

明末战乱,鲁土司家族,土司空缺十余年

 

说起鲁土司,去过我们永登连城鲁土司衙门参观的人不少,知道鲁土司的人更多,但真正能了解鲁土司家族的人却少之又少。

 

今天,我讲的这个故事,名叫“麒麟”兴鲁。啥叫麒麟兴鲁,这是我们永登民间总结出的一句话。这话,听着挺神奇,实际上却是两个人,“麒”就是被乾隆帝赞为“三朝武臣巨擘”的岳钟琪,“麟”就是比岳钟琪小3岁的十二世鲁土司鲁华龄。

 

明末动乱中,鲁土司遭遇大劫难,第九世鲁土司鲁允昌死于乱兵。鲁土司衙门数百年内积累的图书财物及部属,烬于兵燹,遭受大量损失。这是连城鲁土司家族自明初安置在连城为土司之后遭受的最大劫难。一般家族遭受这样的挫折,或许早就烟消云散了,可是,鲁土司衙门管理的范围比较广大,且地处山高林密之地,给他们提供了比较大的缓冲余地。

 

当时,第九世鲁土司死了,后来的第十任土司鲁宏也被乱兵抓走,押往河南。可以说,鲁土司家族连土司职位的传承都几乎断了。后来,人们在武昌一家店铺内找到了鲁宏。这时,距离明末大动乱过去七八年时间了。可惜鲁宏已经今非昔比,他是不是鲁土司的继承人,又引起了大家的怀疑。为分辨真伪,清政府还将他下狱,严刑拷打,直到三年后才得以“验明正身”。等鲁宏承袭指挥使,成为十世土司,已经是清顺治十六年了,土司职位空悬了十多年之久。

 

对于鲁土司这样一个曾经被朝廷重视的家族,这就是一种大衰落。历代鲁土司,往往通过军前效力,或提供军粮、或参与重大战争,来获得高官厚禄,以此来提升整个家族在朝野中的关注度。因此,在封建社会,一个大家族三代人中,出不了优秀人物,那么就会发生“君子之泽五世而斩”的状况,家族就会彻底沉寂下去,最终消散。

 

可以说,在顺治后期到康熙初年鲁土司家族仍一蹶不振。整个家族只能维持住基本运转,而无法进行进一步的扩展。

 

可是,就在这个危机关头,鲁土司又出了一位很厉害的母亲,这人就是第十任土司鲁宏的妻子汪氏。汪氏在鲁宏死后,守家护印,并精心培育儿女,不幸的是他儿子鲁帝臣,年仅十八岁就去世了,她又扶持养子鲁帝心,最终袭任指挥使,并接掌土司职位。

 

也正是这位有远见卓识的母亲,后来通过联姻让鲁帝心娶了岳升龙的妹妹,而岳升龙之子就是一代名将岳钟琪,鲁帝心之子则是鲁华龄。

 

按照民间的说法,岳钟琪的父亲是鲁华龄的舅舅,鲁华龄的母亲(生于康熙三年,即1664年,卒于康熙四十一年,即1702年)是岳钟琪的姑姑,岳钟琪和鲁华龄是两姑舅。就是这两姑舅一对美“麒麟”,以他们杰出的军事才能成就了鲁土司的中兴,也改写了永登发展的历史。

 

说起岳钟琪人们并不陌生,可是,岳钟琪和鲁土司家族的关系却鲜为人知。鲁土司家族是如何同岳钟琪家联上亲戚的?这就要从康熙初年的吴三桂叛乱说起。

 

永登长大的岳钟琪,认识了一个好朋友

 

岳钟琪的先祖是岳飞。明朝晚期,岳钟琪的十七世祖岳仲武获赠荣禄大夫爵位,于明万历间宦游甘肃,遂在兰州定居。后来,岳钟琪的祖父岳镇邦,又向西发展,移居黄河以西的庄浪卫(今永登)。岳钟琪的父亲岳镇邦则任永泰营千总。

 

康熙十三年,吴三桂叛乱。不久后,控制平凉的王辅臣造反,岳升龙跟随西宁总兵王进宝参加平定叛乱。

 

兰州是叛军据守的重要据点,在攻城战中,岳升龙率众先登,被创,迁庄浪守备。岳升龙在任庄浪守备期间,携家眷住于庄浪卫城署子街,也就在这时候,其妹妹嫁与十一世庄浪世袭土司指挥使鲁帝心为妻。

 

这样,岳钟琪家族就和鲁土司家族拉上了关系。岳升龙等多次参加大战,尤其是在康熙三十五年(1696年),岳升龙跟随康熙帝远征葛尔丹立下大功,被擢升为四川提督。后来,岳升龙“以母年逾九十,乞入四川籍”,举家迁往四川金堂县栖贤乡松秀山(今岳公山)。不过,岳钟琪祖父岳镇邦卒于永登,葬于永登县北武胜驿镇大川沟。

 

岳钟琪就是在永登长大的。民间传说,岳钟琪小时候就很聪明,不仅喜欢读书,一目十行,而且对行军打仗也很喜欢,经常用石头排兵布阵。据说,岳钟琪经常到鲁土司家去玩,同比他小三岁的表弟鲁华龄经常切磋学问,比试武艺。

 

康熙五十年(1711年),岳钟琪作了四川松潘镇中军游击,一代名将的军旅生涯从此开始了。

 

岳钟琪后来在青海、西藏、新疆等地,参与负责几次大的战役,都得到了鲁华龄的大力支持,他们之间从而形成了相互扶持共同发展的形式。

 

增拨鲁家军,参战发威力,成就一个家族基石

 

鲁帝心也是不凡的人物,他年纪轻轻就接掌了土司大印,为振兴家族还自备军粮,参加康熙皇帝征讨葛尔丹的大战。有一年,清军途经大通河时,河水凶猛,大军无法过河,鲁帝心拿出白银2000两,在河上造浮桥一座,使清军顺利通过。1718年,鲁帝心上疏乞休,让鲁华龄接任十二世土司。

 

上阵父子兵,打虎亲兄弟,每遇大战,岳钟琪总是举荐鲁华龄,或让他负责后路粮饷运输,或利用熟悉地方的优势,给大军带路。两姑舅配合起来,可谓是如虎添翼。

 

此时,鲁土司所属的土兵,虽人数有限,但战斗力和凝聚力不容小觑。有人戏称,鲁土司的土兵为“鲁家军”。鲁家军是当时的西北劲旅,《明史》称赞他们“骁勇为敌所畏”。

 

鲁华龄很有军事才华,打仗也非常巧妙。在进攻永登棋子山的战斗中,敌人躲进了驼那沟的铁包城,这个城修建在地势异常险要的地方。“鲁家军”包围铁包城。可是,敌人据险死守,他们攻了五天五夜,无可奈何。这时,只有另想办法,鲁华龄发现铁包城在悬崖之上,可以攀悬崖直上,突破敌人防线。

 

于是,他挑选一队精干士卒,在大通河边编制木筏,乘着夜色悄悄过河,他们依靠藤蔓树枝攀上悬崖从后面包围,前后夹击,将铁包城攻克,杀伤不算,俘虏了60人。

 

后来,督办甘肃、青海两地军务政要的岳钟琪受鲁华龄的邀请衣锦还乡,前往连城鲁土司衙门探亲,并在乡人的盛情相邀下,欣然命笔为平番(今永登)县城海德寺题写匾额“护法堂”,落款为“邑人岳钟琪”。

 

随着屡次战役的胜利,鲁土司家业得到中兴,势力达到最为鼎盛。据清乾隆时记载,当时鲁土司“驻扎平番县城,分守连城,辖境内包括现在永登的连城、河桥、七山、通远、红城、龙泉寺、中堡和兰州市红古区窑街、红古、河嘴以及天祝县赛什斯等乡镇,兰州市的西固区、甘肃省永靖、青海省民和、乐都的极少数地方,面积达万余平方公里。

 

一个家族的兴旺,不仅取决于良好的家风,也取决于能否紧跟时代。

 

文/图 首席记者 王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