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内容

冬日白塔寺

发布日期:2014-7-28

 

 来源:兰州新闻网 兰州日报 作者:严森林文/图 

 
 

 声名遐迩的白塔山除了悬楼建筑群、多角亭台及砖雕彩绘外,以往素有“镇山三宝”,指的就是象皮鼓、青铜钟和紫荆树。它们均在老百姓常说的“塔儿院”亦即“塔儿寺”内,因而该寺院一直是人们上白塔山必登之地。如今据说塔儿寺已基本完工,乘冬日阳光普照,我们上山顶一看,象皮鼓、青铜钟均在原处,而紫荆树还是老样子早就不存在了,一棵粗皮槐树立在当院,或有外地游客误将此树当做“镇山三宝”之一的紫荆树了。

 

“镇山三宝”中的两件宝贝就在塔儿寺院内东、西厢房半露的南头室内相向而立,依旧保存着中、英文对照简介:“清康熙五十七年(公元1718)铸造,重153公斤,此钟铸造工艺精湛,造型古朴庄重,声音宏亮有力,与象皮鼓同称为镇山之宝。”“象皮鼓为元代末年一位印度僧人云游白塔山时所献,原物已毁于战火,此鼓为清朝后期仿制品。”而紫荆树好多人并没有见过,只在记忆中流传,“据说是一位姓田的和尚在住持慈恩寺时,从外省家乡带来种在塔院的,由他每天下山从黄河里提水浇灌。田和尚死后不久,紫荆树也旱死在山上。”(见程兆生《白塔山奇观》)。

 

 这慈恩寺即白塔寺,始建于元代,重建于明景泰年间(公元1450-1456),由镇守甘肃内监刘永诚建成,而在清康熙五十四年间再次拓建后又名“慈恩寺”的,但至今兰州人还是称作白塔寺。

 

为什么这三样物件是白塔山闻名的“镇山之宝”呢?

 

我想,山有宝则名,有宝则灵;山无宝则为普通之丘——仅有自然之状貌而无文化之积淀。而要有“镇山”的“法力”非一般物件能承担得了。人们且不可小觑白塔山这三件宝物,象皮鼓为印度高僧云游此地时所献,说明白塔寺内高高的白塔“很值价”,同时也传来了富有印度地域特色的文明物象及友情,兰州这座古丝绸之路重镇的历史地位可见一斑。青铜钟虽不大,但声音宏亮有穿透力,是古寺院必设“晨钟暮鼓”的报典实物,日寇轰炸兰州时曾用它传发过防空警报,建国初期曾作为兰州大学上下课的报时之钟,“文革”中盗去险被炼了废铜烂铁,又被公园的人追回,着实系兰州一段难忘的故事。至于紫荆树“其木似黄荆而色紫”,别名紫珠,喜阳光,多干多枝多叶多花,有极好的观赏价值,如杜甫诗云“风吹紫荆树,色与暮庭春。”当年田和尚颇多雅兴,兰州无此名树,移种而来,虽然最终旱死,它却说明旧时白塔山何等的苦焦缺水难有植被,而后有兰州人背冰上山绿化的壮举。现在山上有了浇灌水源,引得林木葱郁,而“紫荆树的记忆灵符”却年年提醒着人们对古树的念想与对白塔胜景的守护与期望。

 

 这三件宝物都在诉说着白塔山丰实的历史,都在见证着兰州人创造本土文化特色的心志与追求。因此,可以认定“镇山之宝”必具三点:一有久远的历史资质,二有深厚的人文蕴含,三有浓郁的地方特征。眺望白塔山上下,这三件宝物最够资格,最能传播诸多历史文化信息。因此,我们需要传延这些白塔山代表性的文化脉络,不论现在或今后怎样修建拓展都不可忽略或放弃“镇山三宝”及其价值,而须进一步彰显“宝”之神力,这样方能“表本兼修”,“镇”住山之精脉,守住山之灵秀。

 

原来一进山门就见有宣传栏,开宗明义说到白塔山这“镇山三宝”。今年因在一台、二台兴建了两块巨型砖雕,可能是因为内容涉及到白塔盛景的全貌,故而白塔山的宣传牌不见了。而迎面山顶上“白塔寺”匾额也被挪走,却把白塔寺院西侧门上的“慈恩寺”匾额及楹联高悬在白塔寺的正面悬壁楼阁之上,让游人在山下老远就看不见“塔儿寺”其名其额了,这不妥当,因而让人猜想这些细节的消失和变化可能会波及镇山之宝,不利于山之文脉传扬,故而上寺“问宝”。

 

今天,有人建议重植一株紫荆树,有人认为山上原有的佛像碑刻就是镇山之宝,又有人认为这座白塔本身就是一“宝”,完全可以顶替紫荆树,这样白塔山素有的“镇山三宝”风习又全然了,无愧于古人。元代初期,成吉思汗为了纪念因去拜见他而中途病逝于兰州的一位西藏著名的喇嘛,下令在这里建造了“垩饰如雪”的佛塔。从此,山托白塔,白塔连云,全城皆能仰视之,逐成兰州的一个标志性象征。1997年白塔倾斜,惊动了兰州城社会各界,文化部门赶快组织力量,动工扶正加固,这就是一种灵动,这就是一种护宝之举,在延续白塔山的文化底蕴,也呈现着兰州人的一种精神守护。因此这座白塔完全可在“镇山”之列。

 

可巧,最近约广平友再登白塔山,在白塔寺院内又说到“镇山三宝”之悬想、之建议,友言回应我:“不论怎样,人在山景中,崆峒能论道,白塔当问宝,不亦乐乎……”岂料,就在言谈此刻我们蓦然发现:在寺院当地矗立着彩条塑料布,包成个方柱体,约有4米高,不知何物。待从空缭中窥望,里面竟是“一棵新树!”树皮白细,枝丫张开,主干碗口粗,下半树身草绳裹着!我们忙去问小卖部的人,回答说:“就是紫荆树,三月里栽的,现在天冷,怕冻着!”哦,紫荆树回来了,回来了,镇山三宝,灵秀有续!“三”也者,择其吉数而约定俗成,经历古今而显久远,这就好啊,待来年开春,再上山看宝,岂不欢悦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