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内容

金城古渡

发布日期:2019-1-10

 

稿件来源:兰州日报  作者:杨文远

  

金城是兰州的古称,自隋朝废郡设置兰州总管府后,兰州之名始见于史册。再后来金城和兰州又相互数次易名,你方唱罢我登场,唯滚滚向东流淌的黄河千年如斯。黄河激流汹涌,横贯东西,从金城穿城而过,阻隔南北。时有民谣曰:“黄河害,黄河险;凌洪不能渡,大水难行船:隔河如隔天,渡河如渡鬼门关!”

兰州处在古丝绸之路要冲,又地处要津之地,只有从此渡过黄河,才可进入河西走廊。据相关史料记载,早期的金城渡口在今西固区一带。公元前121年,霍去病在河西走廊出击匈奴后,即从金城渡口南渡黄河,返回长安。公元前61年,汉名将赵充国曾从金城渡口渡过黄河,平定西羌。三国时期,蜀国大将姜维出征魏国的狄道(今临洮),魏国的援军也是从金城渡口东渡黄河,而后赶至狄道增援解围的。上述史料表明,在两汉至三国时期,金城渡口是黄河上游的一个重要的军事渡口。从隋开始,金城渡口渐渐被金城津所代替。

据《元和郡县图志》记载,金城津始设于北周时期,旧址在今兰州市中山桥西一公里处,隋代改置为关,其目的是为了强化对河陇丝路上重要关津的控制,北周、隋之际,金城津、关的设立,不仅有效地防止了吐谷浑与突厥的侵扰,而且还是兰州通往凉州、河州、鄯州的重要通道。自隋至清的千余年间,众多使臣、商贾、僧侣,经金城津,往来于这条丝路古道。

贞观三年(629年),玄奘从长安出发,根据《大慈恩寺三藏法师》所记,玄奘“至秦州,停一宿,逢兰州伴,又随去至兰州。一宿,遇凉州人送官马归,又随去至彼”,由此可知,玄奘是经秦州到兰州,再前往河西凉州地区。

天宝八年(749年),岑参经兰州前往凉州途中,曾作《题金城临河驿楼》一诗:

古戍依重险,高楼见五凉。山根盘驿道,河水浸城墙。

很显然,诗人采用的是夸张的手法来描写他眼中的临河驿楼,但从中亦可窥见金城关的气势和重要性。临河驿应该是金城关附近的驿站。

岑参离开不久,天宝十一年(752年),边塞诗人高适又来了,高适从长安出发经兰州赶赴河西时,从金城关渡河,留下了《金城北楼》一诗:

“北楼西望满晴空,积水连山胜画中。湍上急流声若箭,城头残月势如弓。垂竿已羡磻溪老,体道犹思塞上翁。为问边庭更何事,至今羌笛怨无穷。”从作者的描写中可知,金城关附近除了临河驿,还有金城北楼及其城墙,这些设置成为金城关安全顺畅的保证。

清道光二十二年(1842年),林则徐被贬新疆伊犁,途经兰州时,出兰州西门,过黄河浮桥,经十里店、安宁堡、沙井驿,前往伊犁。

清同治年间,陕甘总督左宗棠挥师西征,因大军被黄河阻隔,拟在兰州黄河上建造铁桥,终因费用高昂而搁浅,直到1907年,清政府才决定由德国泰来洋行承建,后于1910年6月竣工,至1942年,为了纪念孙中山先生,黄河铁桥改名为“中山铁桥”。宣统三年(1911年),新疆巡抚袁大化赴任,所著《抚新记程》中记载:三月十七日,出兰州城,陕甘总督长庚及司道各员送行,“作揖别,登舆,过黄河铁桥,出金城关。”至辛亥革命时,金城关建筑全部坍塌,仅剩有一些遗址,史载最近的一次修复是在1921年,1942年修建甘新公路时被全部拆毁。而今见证这座城市古老历史的金城关只留在了人们的记忆中。

对今人来说,金城关昔日戒备森严的关城、浮船相连的古渡和铁骑雄师的蹄痕以及历代商贾、僧侣、士卒、驿使等无数身影,只能从骚人墨客的诗文中去想象和感受了。

沧海桑田,斗转星移。新世纪初,兰州人在昔日的金城关遗址上设计修建了金城关仿古建筑群,命名为“金城关文化风情园”。

金城关文化风情园背靠悠悠白塔,俯瞰滔滔黄河。依山而建的建筑群与碑林、白塔山公园、中山桥等浑然一体。这里集聚有兰州彩陶博物馆、兰州非物质文化遗产陈列馆和中国秦腔博物馆等文化产业,这里为外地行旅走进兰州、了解兰州的历史文化,打开了一扇快捷的大门,使其成为展示金城兰州黄河文化、丝路文化、民俗文化的名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