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内容

城市记忆——金城关

发布日期:2018-3-15

 

来源:兰州广播电视台    记者:樊蕾

 

  兰州的老街巷,是兰州文明演进的见证和记录,具有鲜明的地方特色和丰富的文化内涵。每条老街巷,都有它自己特有的故事。兰州生活文艺广播制作的《1008城市记忆》通过本地史志专家、长年居住兰州的市民对兰州老街道历史的回顾和讲述,用极具带入感的方式制作,用声音还原一个老街的风雨,感受兰州老街故事,节目内容丰富、编排精致,收听反响较强,值得推荐。

  主持人:古语曰,先有金城关,后有兰州城。金城关上金山寺,白塔山前白马浪。如今白塔山与白马浪风骨犹在,而金城关与金山寺荡然无存。一个与兰州同名的雄关名寺被历史遗忘许久,让我们拂去历史的尘埃,拨动久违的琴弦,倾听历史长河绵绵回音,探究3000多年来金城关究竟发生过什么?我省文史专家邓明。

 

 

  邓明(我省文史专家):金城关他在兰州城黄河北岸,金城关最早在安宁的沙井驿附近,当时汉代的金城县就在现在的西固那一带,这个金城关就是一个经关,经就是渡口,那么黄河这一个渡口黄河对岸,保护关里边的军事设施,到了隋文帝开皇元年公元581年在皋兰山下建立了兰州。关就随着遗下来,遗下来就在黄河以北,现在黄河铁桥那个地方,渡口就在这,它是保护渡口的,唐朝也是这样的,一直到了唐太祖的时候吐蕃就占领了这个陇佑,兰州这段,一直到宋代元丰五年,这个李现,吐蕃已经衰落了,西夏的党项族占领,李现他带领着村民北上,越过马汉山把这个羌人赶到黄河以北,然后就修了金城关,就在原地址建立金城关,上边建立浮桥,这样经过元宁这个地方,明代就是黄河以北,大大占领,北边就有长城,黄河南边也有长城,这长城就当这个大大的骑兵侵略,上面有一个关口经常发生在战争。

 

 

  主持人:按辈份算,金城关在西北诸多关隘中是爷爷辈。阳关和玉门关是西汉开发河西四郡之后建立的边陲关隘,嘉峪关是宋代建立的边陲关隘,他们和金城关比起来,是孙子辈的。然而,今天阳关、玉门关、嘉峪关被千百次的传颂成了举世闻名的旅游胜地,而秦时修建的金城关却被人们遗忘了,就是在诗人的诗行里也没有留下一点蛛丝马迹,供人们凭吊一番。

  邓明:那么到了清代之后,大一统的,大蒙古都是一个版图,整个中国这个版图就像一个青海棠,兰州就在最中心,是这么来的,那这个金城关军事作用变弱了,就是交通上边,到了清代的后期金城关西面坍塌了,到了民国初期陆洪涛把它重修了一下,现在你去那个小城楼很矮的那个就是金城关西面,金城关他这个关,是一个他的大致的形势就跟嘉峪关差不多,里边有内城,外边有个外城,两道防线,就是现在这个,铁桥这个地方就是村民们修的浮桥,24条船,那么这个北头,就是在中山桥的北头,东西两侧他有两个关口,两个关口城墙就是两个关口摆摊,半圆形的弧度给他护住,再向两侧,一面往东,一面往西,西面现在白马浪了,快到在碑林的下边,我们现在经常照片见的就是另外一个叫枫岭关,就在白塔山的双燕沟,上白塔山的那个后山的公路口那个地方,它相当坚固现在没有了。 西面金城关就是修甘新公路就把它拆了,抗战的时候。那个时候都是军队住的的,到了清代就是穆斯林住半山了,那个地方店铺比较多,因为他是走新疆,青海,东面通往宁夏,车马店相当多。

 

 

  主持人:2002年,兰州市政府决定恢复金城关这一文化遗产,在金城关原址建设金城关文化风情区仿古建筑群,使之成为兰州打造历史文化名城的重要依托。金城关讲解员小廖。

  讲解员小廖:金城关文化博览园坐落于黄河的北面,过了中山铁桥左手边向前走几百米,就可以看到一排错落有致的建筑,这就是金城关的文化博览园,在金城关文化博览园的门口,我们就可以看到一个兰州的标志,这也象征了兰州,在馆内有许许多多的博物馆,比如有桥梁博物馆,彩陶博物馆,还有秦腔博物馆以及文化博物馆,在文化博物馆中多数为大家展示的是一些兰州的民俗文化,那在桥梁馆内展示的就是关于中山铁桥悠久的历史以及他的修建过程,在彩陶馆的里面主要为大家介绍的是一些人们当时的民俗风俗以及他们的生活方式劳作方式等等,他其实在甘肃是我们的一个彩陶之乡,是有这样的美名,在我们的秦腔馆中其实这应该是我们大多数人最感兴趣的一个馆,在秦腔馆中有有许许多多秦腔的服饰,秦腔的乐器,这都是比较吸引人注目的地方,还有许许多多的舞台建筑,舞台的建筑样人们身临其境的去感受民俗文化的魅力。金城关文化博览园其实就是浓缩了兰州的一些特色特点,浓聚在这里为大家展现出兰州不一样的一面,同时也是兰州最具魅力的一面。

 

 

  主持人:赵成帆作为一个土生土长在这片土地,却在外地生活的年轻人,很多东西都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因为大多是存活在童年里的遥远的儿时记忆。现在一瞧,瞬间时光倒流,仿佛看到小时候的兰州,甚至是太爷爷辈的老兰州。赵成帆

  游客赵成帆:金城关文化博览园,印象最深的就是非遗馆的因为形式非常好,它是以蜡像的形式还原当时的场景,使我可以近距离体会兰州的历史文化,就好像穿越一般。以前我只知道兰州牛肉面非常有名今天在这里我了解了牛肉面的由来等会我一定要去吃一碗兰州正宗的牛肉面。

 

 

  主持人:时间有时可以冲淡一切,2000多年的尘埃一度将金城关曾经的辉煌掩埋。而居住在附近的居民魏老师,他记忆中的金城关是这样的。魏老师。

  魏老师:我小时候的对金城关的印象是地理位置,东起邵阳沟,西至现在白云宾馆,中间是白塔山公园,面对的是中山桥,白塔山公园东侧是一个二台地形,一台属于马路,二台是几家商铺和几家住户,白塔山西侧住户上铺比较多,马路比较窄,只有两车道,没有人行道,其中一段右面是山左边是黄河白马浪,有一首花儿是这么唱的:左边的黄河,右边的石山。靠白塔山桥头东侧是一家牛肉面馆和一家糖酒副食品商店,桥头西侧是建桥纪念碑,和一家饭馆,再往上就是水上清真寺。

  主持人 :千古名关既是阻隔的要塞,又是沟通的纽带,事物总是矛盾的统一,当金城关作为互通货物驿站存在的时候,承担着沟通中原与西域交流的重任,历史不会让一代雄关悄然消失,总是在适当的时候对他赋予再生的力量。100年前金城关前诞生了黄河上的第一座现代化桥梁,名桥与雄关握手,续写了又一段中外文明交流史老兰州,定格在这一刻。而时光,也定格在金城关。